首页 > 资讯 > 正文

发明“糖丸”的病毒学家顾方舟走了

2019年01月07日 09:21   来源:武汉晚报   

  1999年,顾方舟(右)在广西督导消灭脊灰工作,给小儿喂服糖丸

  顾方舟

  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1月2日3时3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顾方舟研究脊髓灰质炎的预防及控制42年,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消灭“脊灰”的伟大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许多人小时候吃过的小儿麻痹糖丸,正是顾方舟主持研制的。

  当时只觉得糖丸好吃的我们不知道的是,糖丸疫苗的推广,让“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使无数儿童免于致残。

  2000年,世卫组织宣布中国为无“脊灰”状态。为了这一天,顾方舟奋斗了四十多年。

  研制脊灰活疫苗 他用刚满月的儿子试药

  顾方舟1926年6月16日出生,浙江宁波人,中共党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著名的医学科学家、病毒学家,北京协和医学院一级教授。

  1941年至1944年就读于天津工商学院附属中学,1944年至1950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1987年当选为英国皇家内科学院院士;1989年当选为欧洲科学、艺术、文学科学院院士;1992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1955年,脊髓灰质炎在中国爆发,先是江苏南通1680人(大多为儿童)突然瘫痪,其中466人死亡,随后迅速蔓延,青岛、上海、济宁、南宁……一时间,全国闻之色变。

  1957年,31岁的顾方舟临危受命,带领研究小组来到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正式开始进行脊髓灰质炎研究工作。

  当时,美国和苏联均已研制出了脊髓灰质炎疫苗。疫苗分为活疫苗和死疫苗两种,死疫苗安全,但低效、昂贵;活疫苗便宜、高效但安全性仍有疑问。顾方舟判断,根据我国国情,只能走活疫苗路线。1959年12月,经原卫生部批准,中国医学科学院与北京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协商,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顾方舟担任组长。

  《顾方舟传》记录,在疫苗研制的Ⅰ期临床试验阶段,为了检验疫苗对人体是否有副作用,顾方舟曾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一周过去,他发现自己的生命体征没有出现异常,于是又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让自己刚满月的儿子服用疫苗,证明疫苗对儿童同样安全。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测试期结束,孩子们的笑脸依旧灿烂,顾方舟和同事们喜极而泣。

  周总理开心打趣 那你们不就失业了吗?

  顾方舟早年丧父,母亲为了养活一群孩子,到杭州学习助产,后来又拖家带口移居天津,挂牌营业成为助产士。

  顾方舟曾说:“我学医是母亲的心愿。”

  他成长于民族危亡的战乱年代,目睹了老百姓因为工作环境恶劣、医疗条件差而遭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死亡。作为一个热血男儿他无法独善其身、安静地学习。

  大学毕业后,顾方舟放弃当一名医生,转而进行病毒学研究,投身公共卫生事业。他认为,当医生固然能救很多人,可从事公共卫生事业,却可以让千百万人受益。

  1960年春,周恩来总理在去缅甸访问途中,路过昆明。在时任云南省长刘明辉、时任外交部长助理乔冠华陪同下,来到了疫苗生产基地。顾方舟当时对正在视察疫苗的总理说:“周总理,我们的疫苗如果生产出来,给全国7岁以下的孩子服用,就可以消灭掉脊髓灰质炎!”

  周恩来听了,直起了身子,认真地问道:“是吗?”

  “是的!”顾方舟拍着胸脯道,“我们有信心!”

  周恩来开心地笑了,打趣道:“这么一来,你们不就失业了吗?”

  顾方舟也被总理的情绪带动起来,他紧张的心放松下来,说道:“不会呀!这个病消灭了,我们还要研究别的病呀!”

  周总理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道:“好!要有这个志气!”

  这一年的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在全国十一个城市推广开来。调研结果表明,投放疫苗的城市,脊灰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他发明的糖丸

  成功解决疫苗运输问题

  试生产成功后,全国正式打响了“脊灰”歼灭战。

  面对着日益好转的疫情,顾方舟没有大意。他敏锐地意识到,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另一方面,疫苗是液体的,装在试剂瓶中运输起来很不方便。此外,服用时也有问题,家长们需要将疫苗滴在馒头上,稍有不慎,就会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

  怎样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顾方舟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很快,闻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

  除了好吃外,糖丸疫苗也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存期——常温下能存放多日,在家用冰箱中可保存两个月,大大方便了推广。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运输: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中。

  这些发明,让糖丸疫苗迅速扑向祖国的每一个角落。1965年,全国农村逐步推广疫苗,从此脊髓灰质炎发病率明显下降。1978年我国开始实行计划免疫,病例数继续呈波浪形下降。口服活疫苗使无数儿童免于伤残,也让脊髓灰质炎这种疾病在中国成为历史。

  2000年,经中国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委员会证实,中国本土“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成为无“脊灰”国家。

  在“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上,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1月3日,顾方舟去世的消息传来,网友纷纷怀念起儿时糖丸的味道。

  这位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工作奉献了一生的老人,在自传中将自己的人生概括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此一件,足矣。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是由脊灰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多发生于儿童,故俗称为“小儿麻痹症”。感染者可能出现肢体麻痹,出现麻痹的病例多数留下跛行等终生致残。“脊灰”可防难治,一旦引起肢体麻痹易成为终生残疾,甚至危及生命。接种脊灰疫苗是预防“脊灰”主要而有效的措施,全程接种脊灰疫苗后能产生持久免疫力。

  糖丸,又称为“三价脊灰减毒活疫苗”,服用后可预防3种类型的脊髓灰质炎病毒。作为疫苗的一种,糖丸疫苗需用奶粉、奶油、葡萄糖等材料作辅剂,将液体疫苗滚入糖中。

  2016年5月,国家卫计委要求全面停用脊灰口服糖丸,改用脊灰口服滴剂,同时将首针的脊灰灭活疫苗IPV纳入国家免疫规划。文件还指出,首次接种应该在宝宝2个月时,使用灭活疫苗(IPV针剂),后续三针使用二价减毒活疫苗。

  我国已无“脊灰”病例,为什么还要接种脊灰疫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樊春祥说,尽管我国已无本土脊灰野病毒病例,但全球还未消灭“脊灰”。我国与世界上2个有“脊灰”本土流行国家——阿富汗及巴基斯坦接壤,因此我国始终面临脊灰野病毒输入的风险。如果停止脊灰疫苗接种,会导致人群免疫水平下降,造成输入脊灰野病毒在我国的传播,去“脊灰”流行的国家旅行也会增加个人感染风险。

  因此,在全球消灭“脊灰”之前,我国不能停止脊灰疫苗的接种。

  综合新华社、中新社、《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