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了解网约护士上门服务的“台前幕后”

2019年08月21日 08:54   来源:北京晚报   

  唐明(左)在居民家中为患者提供护理服务

  出发前整理出诊箱

  今年,北京市在石景山、朝阳、东城三个区试点开展“互联网+护理”居家护理服务工作。位于石景山区的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经过前期筹备,“网约护士”服务已经于今年7月1日正式上线。

  “网约护士”满月之后情况如何?“网约护士”是如何上门为患者提供服务的?“网约护士”上线之前需要完善哪些流程?近日,记者来到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护理部,了解了一名网约护士上门服务的“台前幕后”。

  上门服务

  手机APP实时管控

  医疗垃圾回收处理

  “带上出诊箱,咱们出发啦。”上周四的下午,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护士唐明拉着出诊箱,准备出发。

  这一天,唐明准备到李老先生家出诊。因为脑梗塞,李老先生常年卧床。前段时间,老人的女儿发现他的臀部有多处大小不等的瘀紫和黑痂。一开始,家人们也没太在意,以为伤口结痂是好转表现。然而,老人的女儿无意间按了一下黑痂,发现这个黑痂“忽悠忽悠”在动,“感觉里面有液体。”于是,女儿将老父亲送到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检查,这才知道黑痂是压疮而且已经达到很严重的程度。李老先生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接受住院治疗,病情基本得到控制,但伤口还需要定期换药护理。在住院期间,老人的女儿得知首钢医院可以提供“网约护士”上门服务,就在护士指导下,下载了手机APP。住院时,老人主要由伤口专科护士唐明进行护理。现在出院了,每次预约时,李老先生的家人都会点名由唐明上门提供护理服务。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网约”上门出诊了。

  “看我们的出诊箱,气派吧。”唐明手中的出诊箱,看起来就像是随身携带的登机行李箱。箱子的外面贴着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的院徽。箱子里面装着各种上门服务必需物品,既有血压计、血糖仪等常规的便携式医疗设备,也有伤口护理专用的器械、耗材。这次出诊,唐明是在两天前收到的“订单”。“患者家属在平台上预约之后,我就收到了手机短信提醒,APP中也有提醒。”

  电话确认后,唐明打开手机APP点击“马上出门”随即打了一辆出租车。不到10分钟,她就来到了老人所住的小区。刚一进门,老人的家属就在手机APP上点击确认。“确认之后,说明护士已经上门,相当于打卡签到,同时也是服务计时的开始。”唐明一边向记者解释,一边穿上一次性鞋套,随后,穿好工作服、戴好口罩,再进行手部消毒,方才走到老人的床边。

  入户之前,唐明已经再次翻阅了老人的病历:老人的伤口在出院时已经有了新生的肉芽组织,目前正在逐步康复中,但需要定期清创护理。打开出诊箱,唐明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物品,开始一点点为老人清理伤口。老人的女儿取来了家里的落地灯,增加伤口处的照明度,方便护士进行操作。轻轻揭开伤口的敷料,刺鼻的气味蹿了出来,脓液随之流了出来。清创、擦拭、消毒……老人的这处伤口位置长得有点别扭,唐明跪在床边清理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将这处最深的伤口处理好。处理好其他5处比较小的伤口,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原来深深浅浅的6处伤口,现在被大大小小的圆形敷料轻轻地覆盖着,李老先生的女儿忍不住给唐明点赞。

  伤口护理结束了。唐明在手机APP点击“结束服务”。之后,她又对老人的女儿反复讲解了注意事项,一再叮嘱,如果发现伤口的状况突然发生变化,要及时送到医院就诊。临出门前,唐明把所有的医疗垃圾都装到了黄色的医疗垃圾专用回收袋中。“这个袋子可不能随便乱扔,我们要带回到医院,投放到专门的医疗垃圾回收处。”

  网约护士

  5年以上工作经验 通过理论实践考核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是石景山区规模最大的一家三级综合医院,共有800多名护理人员。按照北京市的相关规定,提供网约护理服务的医疗机构,需要申请家庭病床、巡诊等服务方式,登记后可在本市范围内开展互联网居家护理服务。“这是服务资质要求。”首钢医院护理部副主任白文辉说,资质没问题,之后就需要进行信息平台的遴选。按照规定,开展互联网居家护理服务依托的信息平台可由医疗机构独立设置,也可与第三方以签署协议的形式合作建立,服务端需要显示实体医疗机构名称、地址等信息。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选择与第三方平台进行合作,“遴选平台的过程中,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平台对相关文件要求的响应程度,以及平台能否提供对患者和护士有效的安全保障。”白文辉对记者说,经过反复论证和筛选,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最后确定了一家第三方平台为医院居家护理提供信息服务。

  首钢医院规定提供互联网居家护理服务的护士应当具有5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具备护师及以上技术职称。符合基本要求的护士可以报名,但在具体服务项目上,还有更严格的要求。目前,北京市明确规定可以上门服务的护理项目共有25项。首钢医院护理部经护理管理委员会最终确定了一期开展上门服务的15个项目,同时根据开诊项目的技术难度、专业要求、操作风险对15个项目进行风险等级分类,并对报名护士进行考核,以保障上门护理服务的质量和安全。比如,气管切开患者换药、压疮伤口换药等专业性强的护理项目,由各护理专业组组成的专家考核团队对报名护士进行理论和实践双考核,只有通过考核的护士才可以提供这些项目的护理服务。“考核是对患者的负责,也是对护士负责。”

  患者感言

  护士一人跑跑腿 我们一家都轻松

  下载了网约护士平台后,如果患者有上门护理服务的需求,通过平台上传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就诊过的证明并填报相关信息,待平台和医院的审核通过后,医院会指派相应的护理服务项目团队进行接单,患者也可以点名选择自己熟悉的护士上门服务。为了不影响医院的正常工作,首钢医院明确规定护士在工作时间不准抢单,在工作时间内也不可以提供网约上门护理服务。白文辉告诉记者,为了保证护理质量,医院目前只对首钢医院就诊的患者提供预约上门护理服务。“以前曾经在首钢医院治疗过的患者,是我们现阶段上门护理的服务范畴。”试点第一个月,护理平台上一共完成了10单预约服务,其中包括伤口护理、PICC导管维护、更换尿管、静脉采血等护理项目。

  患者及家属打算网上预约护士提供居家护理服务,需要下载手机软件,并进行一系列的操作。对于一些老年人来说,下载及操作流程是个不小的挑战。为了帮助老年人学会使用网约护理服务的软件,首钢医院能够提供网约服务的护士都在手机里下载了患者版和护士版两个版本的手机软件,“下载患者版本的手机软件就是为了教患者及家属进行操作。”白文辉解释道。

  学会了下单,就能感受到便利。蔡女士今年66岁,是网约护理服务的“呼叫者”。她刚刚为89岁的老母亲预约了上门服务。蔡女士的母亲因为患有压疮,需要定时换药。“如果没有上门预约服务,我只能叫救护车来医院。伤口护理之后,还要再叫救护车回到家里。”现在护士上门服务一次,让蔡女士这个“年轻”的老年人和将近90岁的“老老人”都不用再折腾。陈阿姨今年90岁,骨折后入住首钢医院。出院后,由于老人还需要长期卧床,留置了尿管。尿管使用一定时间需要重新更换。对于护士来说,这个操作可能很轻松。但是,对于老人及其子女来说,这就是一道难题。最近两次,老人需要更换尿管时,家属都在网上预约了骨科护士王娴。“她一个人跑跑腿,我们一家人都轻松,真是太感谢了。”陈阿姨十分感慨。

  目前,北京市互联网居家护理服务还在试点过程中。北京市卫健委表示,将充分调动网约平台、医疗机构和护士各方的积极性,加大“互联网+护理服务”工作开展的推进力度,并指导网约平台进一步完善平台功能,鼓励网约平台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开展“派单式”服务。希望通过试点工作的实施助力北京市医改工作,拓宽护理服务领域,为出院患者、慢病患者、老年人、残疾人等提供适合在家庭条件下进行的居家护理服务,满足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需求。

  本报记者贾晓宏 文并图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