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你的工作午餐,被焦虑了吗?

2018年08月31日 09:34   来源:中国妇女报   

  

  编者按

  最近,一项针对职场人士的问卷调查《2018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称:七成白领午餐平均消费在20元以内。于是乎,不少自媒体用“扎心”“生存焦虑”这样的词汇说,原来真正的社会底层是白领!

  显然这种言论言过其实了。话说 20元,如果在广州、重庆、成都等南方城市,可以吃得很好。那天我重庆的朋友五瓣花就在朋友圈晒出她的午餐——小面与豆花的组合,红红绿绿白白,看着干净爽口美味,才7元,让我这个小面与豆花的爱好者垂涎欲滴。回想自己的工作午餐,大多数时候也是21元一碗的云南米线。

  在信息传播越来越快的今天,有一种焦虑叫“调查焦虑”、大数据焦虑,而不知不觉我们又被午餐焦虑了。其实,无论是午餐也好,生活也罢,日子是自己的,好好吃饭,丰俭由人,真的不必在意那些调查和大数据。

  午餐时间有限,当然是方便快捷最好,因此许多人认为吃中饭就是一种任务,而不是享受。而越是工作繁忙,越应该好好吃饭,自己的午餐自己做主,营养美味健康一个也不能少。因为饱含情感的食物足以温暖人生,为哪怕微小的梦想给予最简单而真实的力量。

  食堂:吃午饭就是刷存在感

  ■ 吴明慧

  我的一个“吃货”同事,经常在朋友圈晒美食,最拉仇恨的是他晒出的工作午餐。按说,我们只不过分属于不同的校区,我在初中部,他在高中部,相距仅一街之隔,同是教职员工食堂,饭菜质量却差别很大。直到上学期末集体培训,我也有机会去高中部食堂用餐,才终于体会到了他的午餐幸福指数。

  于是我们初中部的人,不免异口同声问:为什么咱们的食堂就不能改善一下呢?有人说,谁说没有改善,去年下半年不是给咱们换了餐盘了吗?是的,原本的不锈钢分格餐盘换做塑料托盘,两荤三素一汤的标准餐,一律用小碗盛放,摆在窗口,看着跟自助餐似的……

  每个工作日,拖着一副饥肠去食堂,吃着多年来没有变过的菜式。近几年来,大厨倒是换过一回,可还是老菜单,都被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吃腻了。

  以大荤为例:周一辣子鸡块,周二红烧或油炸大排,周三黄豆猪脚,周四咸鸭腿,周五熏鱼。不要被菜名迷惑,用木心的话来说,菜单比菜好吃。说到底,大厨手艺一般,主要是食材不够新鲜。

  午餐时间,我们从各个楼层、各间办公室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这个目标不是口腹之需,而是——刷存在感,其中也有人事交际的成分。趁着午餐时间,一天之中能够最大可能见到最多的同事,穿新装的要走秀,找人无着的约定在此会面,顺带口头发布公务通知。而那些三三两两常凑在一桌共进午餐的,多为好友知己。

  于是,午餐时段的食堂,绽放出工作日最璀璨的烟火。爱美且注重仪表的同事还要在去食堂之前换上高跟鞋,补个妆、描个口红。那腔调,不是去吃饭,而是去走红毯。恰巧,从楼梯口到食堂窗口有一段不短的距离。且行且珍惜啊:翩翩做细步,精妙世无双。

  在窗口取好餐,端着托盘四顾茫茫,一定要找到同道中人再落座。食堂,是现实中最显性的朋友圈,但凡能吃到一起去的,关系都不差。欢声笑语,窃窃私语,闲言碎语,食堂乃言语集大成之地。

  我比较喜欢独自用餐。吃得不够理想,用餐环境再不如所愿,既要忙着消化那些难以下咽的饭菜,还要陪着人说话,那真是双重的低就。

  午餐就是走个过场而已,别指望吃饱吃好。古人说,吃得菜根百事可为,我们吃得再差也强过菜根百倍。这么想,午餐也就没那么可抱怨了。

  其实对于工作午餐,同样印证了《围城》里的那句话: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即:有单位食堂的,羡慕可以每天叫外卖尝新的;每天焦虑叫什么外卖的,羡慕那些单位有食堂的。

  比上班更难的,是琢磨午饭吃什么?

  ■ 大白熊

  对于许多上班族来说,每天中午的难题就是:吃什么?大家相互间问“吃什么”比“早上好”的频率要高好几倍,尤其对于我们这个女性居多的公司来说,吃什么更是难题,每天都要在“吃了胖”和“不吃饿”中艰难抉择。总体来说,我们的中午饭分三个帮派。

  首先是“妈宝派”,不管是爸妈还是公婆做的,这些人每天总是带着沉甸甸的饭盒来上班,里面的食物就是展示家庭实力、饮食习惯和家中地位的最好见证。

  L小姐这几年连生两个儿子,她饭盒的内容就是根据怀孕、哺乳和当妈妈的不同身份来变化。总体来说,哺乳后的饮食明显不如从前,有时候甚至不带饭。也许老人们更加关注孩子了。

  没结婚的G小姐,就是家里的大宝贝,今天是爸爸炖的排骨,明天是妈妈烧的虾,总之荤菜比素菜多。他们家是东北人,素炒土豆片是一绝,每次带这个菜,我都要夹上几筷子,就是不明白,总共就是葱蒜土豆油盐酱油,为啥他们家的土豆片就那么绵软入味。

  第二大类当然就是外卖党了。怕自己在中午12点吃不上饭,这些人在11点就蠢蠢欲动了,在蓝色、黄色和红色的APP里面搜索中午谁家打折、谁家满减的活动,也询问其他人要不要拼单一起吃。

  W先生是办公室少有的男性,他不喜欢跟别人一起吃,几乎每天都订餐。最逗的是,饭往往是下午2-3点到,大多都是炒面或凉面一类的。我们都奇怪他这吃的是哪一顿,他的回复很有特点,“我每天就吃一顿。”我们看着他依旧发福的身材不知该说什么。

  我有时也是外卖党的一员,但是我这个天秤座更难伺候,总是在是否营养和划算中磨叽,直到12点,不得不逼迫自己出去觅食了。

  最后一类自然就是觅食党啦。这类人不管刮风下雨、太阳暴晒,都要出去。他们往往不怕大小餐馆的嘈杂,也不怕找位置的艰难,就是要在外面吃。我也尾随过几次,但是很快就败下阵来,我佩服这类人心态好,不管旁边队伍多拥挤,多少人盯着你的饭碗看,多少人站在你旁边等位,他们都吃的泰然自若,毫不着急。

  市场部的几个小男生,每天都出去吃中饭。有次回来听到他们说:“这家已经吃了一个月了,咱们该换下一家了。”敢情他们也是苦恼吃什么,索性盯着一个地方连吃一个月。

  中午饭可以说是我们上班族最重要的一餐了,除了带饭的以外,我们往往吃的不健康、更谈不上营养。好像回到了石器时代,吃下东西就是为了果腹不饿罢了。在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吃中饭就是一种任务,而不是享受。如果这样还不如给我们一个午饭胶囊,包含每天所需的各类营养物质,吃完接着干活得了,省时省力,老板还高兴。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