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女子“徒手整形”后脸歪腰斜 监管调查百日未结案

2016年08月16日 07:41    来源:新闻晨报   

资料图

资料图

中脊众承公司原办公地址早已转让给另一家投资公司,而该公司已经跑路。

  晨报记者叶松丽

  见习记者张益维摄影报道

  今年4月15日,本报刊登《妙龄女“徒手整形”后脸歪腰斜》、《徒手整形“大师”:自创协会自授奖》两篇文章,揭露中脊众承(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脊众承”)一群自称“徒手整形大师”的人,通过自创协会、自己颁奖、自发学历等形式,在互联网把自己包装成“大师”,进行所谓的“徒手整形”活动。

  经本报报道后,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将对中脊众承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90天会给出调查结果。

  然而,100多天过去了,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却表示,他们在办案过程中找不到中脊众承的人。而在工商局的网站上,中脊众承这家公司的企业状态仍为“存续(在营、开业、在册)”,并没有标注经营状况异常。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普陀区市场监管局表示“找不到人”的情况下,中脊众承的“大师”们正在积极筹备今年10月底将在周庄举办的“第二届徒手塑形事业高峰论坛”。

  首度回应:

  90天会有调查结果

  2015年1月,湖北女孩子涵(化名)通过互联网广告,联系到了一家名为中脊众承的公司,进行了号称无任何副作用的徒手整形。按照中脊众承介绍,“徒手整形不打针,不开刀,也不用微创技术,仅需一双手,针对面部骨骼、肌肉、筋膜、淋巴进行操作,就能产生立竿见影的自然美容效果”。

  然而,在做过徒手整形后没多久,子涵就发现,其被“整形”过的脸出现了“面部不对称、开口偏斜”等情况,而其被整形过的颈部和腰部,也出现了“椎间关节突出”的情况。

  晨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为子涵实施徒手整形的“大师”们,实则为一群无任何从医资格的人。他们通过自办协会、自己授奖的方式,将“导师”、“教授”、“编委”、“创始人”等头衔加在了自己身上,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大师。

  他们在包装自己的同时,还号称“培养”了一些“大师”,比如温州一名理发师傅陈某就是他们“培养”出来的,如今已是中脊众承众多协会的“理事”。而“培养”这样一名徒手整形的“大师”,仅需要3天时间。

  中脊众承的“大师”主要有张明锡、李恒刚、张顺玲、何元帅、张冯清等五人。这五人“创办”的协会包括但不限于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全国整脊医学专业委员会、全国中医养生专业委员会、全国徒手塑形专业委员会等。这些协会均未在任何一级民政部门登记备案,也就是俗称的“野鸡协会”。

  4月15日,晨报记者对子涵被骗的经历以及“徒手整形大师”的骗术进行起底报道后,不少跟子涵经历类似的受害者继续向本报投诉。记者将相关情况汇总后,前往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平交易科,当面向张副科长反映。

  4月17日,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陆主任给记者打来电话,称该局将对中脊众承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记者问大约多长时间会有调查结果?陆主任说,按照正常流程,是90天。

  再度回应:

  找不到中脊众承的人

  由于中脊众承“徒手整形”事件经本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具有相当高的关注度,所以,很多市民都在等待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给出调查结果。于是,这4个月里,晨报记者一直在跟该局相关负责人保持联系。

  8月2日下午,记者发短信问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陆主任,调查是否有了结果?陆主任回答说,他刚才跟经办人通了电话,案子还没结,三个月的期限应该还没到,他们会在规定的期限内结案的。

  8月12日下午,记者又给陆主任打电话,询问办案进展?

  陆主任:“处理结果你们要做什么用呢?”

  记者:“我们要跟踪报道呀。”

  陆主任:“跟踪报道一般不是到立案就结束了吗?”

  记者:“不,我们要看接下来怎么处理。”

  陆主任:“那我们还没结案。”记者:“时间不是已经超过三个月了吗?”

  陆主任:“可能在调查过程中遇到困难,那么调查期限就要延下去。”

  记者:“要延期多久呢?”

  陆主任:“第一次三个月,第二次再延,第三次就是无限期了。”

  陆主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们在办案过程中找不到中脊众承的人。随后又回复记者短信称:“我们依法办事,依法调查,请你们放心。公司即使逃掉,我们在职能范围内也会采取积极措施。”

  昨天下午,记者拨打中脊众承李恒刚“大师”的电话,语音提示称已经关机。随后,记者又拨打此前在源达大厦3012室接触过的财务负责人叶修春的电话。

  叶修春在电话里质问记者:“你找我有什么用?就这样吧!”然后,匆匆挂掉了电话。

  记者再访:

  “大师”们依然在筹办论坛

  8月13日下午,晨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长寿路源达大厦3012室原中脊众承公司办公地点。令人惊讶的是,此时的源达大厦3012室,已不再是中脊众承的办公地点。3012室门口赫然贴着一张告示,称“凡参加槐源公司投资的客户注意了,这家公司在一周前已卷包逃走了……”

  根据告示内容,3012室早已转让给了一家投资公司。据正在3012室做保洁的一位阿姨介绍:“这家投资公司跑路时,房租、电费、物业费均未付清。我们现在打扫打扫,这房子已经有公司租下了,马上就要搬进来。”

  在源达大厦3012室,记者看见室内乱糟糟的,桌椅等堆叠在屋子中央。进门的墙上换了新公司LOGO。不过,原中脊众承公司的总经理室和经理室的门牌还在。

  进入总经理室,晨报记者看到,办公桌上和地上到处散落着许多“中脊众承”的招牌、聘书,以及尚未来得及发给人家的奖状等资料。其中,一块金属奖牌上写着,一个名叫尹××的女士,获得了由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等三家“协会”颁发的“学术技术创新奖”。

  除了奖牌之外,办公桌上还散落着大量写有“聘书”字样的空白证书内页和封套,还有一个名叫徐×的人交给中脊众承财务叶修春的680元“参会费”,以及成捆的“第二届全国脊柱医学高峰论坛暨中医养生产业交流大会”的“嘉宾证”。

  虽然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称无法联系中脊众承,但是记者在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中了解到,这家公司的企业状态仍为“存续(在营、开业、在册)”,并未标注“经营状况异常”。

  晨报记者还了解到,离开源达大厦3012室的徒手整形“大师”们并未销声匿迹,依然顶着“大师”的名头在开展活动。

  在张明锡、李恒刚等人“创办”的“全国整脊医学专业委员会”官网上,张贴着这样的一条最新信息,称“第二届徒手塑形事业高峰论坛”将在2016年10月31日于周庄举行。而此次大会的名誉主席,正是被记者揭露,将协会内部证书充作职业证书,在一所注册于国外、教育部并不认可的大学“学习”三年后,获得了所谓“博士文凭”的张明锡。

  此外,本次论坛的主办单位,依然是全国脊柱健康学术委员会、全国整脊医学专业委员会、全国中医养生专业委员会、全国徒手塑形专业委员会这四家协会。晨报记者此前曾调查发现,这四家协会共用一个网站,且均未在民政部社团司注册,而中脊众承的“大师”们,基本上都在这些协会中身兼数职。

  在即将召开的“第二届徒手塑形事业高峰论坛”中,原来在中脊众承的工作人员,包括财务叶修春在内,都在该论坛继续“任职”。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精彩图片